無意間看到伊能靜發表在BLOG的文章~愛的利齒,形容的很貼切,很有感覺,想分享給大家.出處是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annieyi-annieyi/article?mid=65930

愛的利齒

當你愛上一個人,你就賦予了他傷害你的權利。

而我只能透過書寫,來減輕每一次你給我的傷害。我曾經對你說過,我的人一直都是書寫和眼睛最誠實。當我書寫時我的心總是赤裸的,能被你遍覽無疑。

愛你的時候我最美麗,也渴望變美麗。那種美麗帶著許許多多陰性的敏感於與細膩,當你第一次牽我的手,用你微微瞇起的眼睛看我,我只感覺那一刻的自己如此軟弱,就要倒在你的懷裡,任由你愛我。

在我生命裡,你是第一個召喚我陰性靈魂的雄性軀體。在夜裡想念你時,身體與心都在發緊,我想念你時眼神如此迷離,是你讓我明白自己的身體與心如此美麗。面對你我總是感覺無法呼吸的窒息。當你撫觸我,那種溫柔與暴虐都存放在我的肌膚中,閉上眼我隨時便可以回憶起那一刻的溫度與氣息,而那是第一次你用既冷且熱的眼神看我時,我就明白自己已經徹底的無法逃離。

因為你;白天的自己充滿快樂希望,卻也因為你;當夜晚來臨,心就開始破敗傷怨。我曾經幾度想要離開你,但離開你就等於離開了最美麗的自己,我捨不得那個為你在愛、在瘋狂、會拼命想要勇敢的自己。卻也更捨不得你那充滿傷害卻豐厚的愛情。我讓你割傷我,還閉眼感激。我對愛的不成熟和癡癡依戀,讓我彷彿被你蒙上眼睛,赤裸了身體,拿著夏娃的蘋果,一步一步走上滅亡的誘惑,你誘惑我愛你,但你不夠愛我。

是書寫一次一次幫我渡過那些傷痛,幫我舔輕愛的傷跡。是文字抵抗了愛裡最最最不堪的不誠實,只要我還能書寫我就能愛你,也因為你才能繼續書與文字哀傷纏綿。

 最愛的女作家鍾文音:

 愛情像是我每夜渴求的鮮血,但我卻沒有長出刃牙好狠咬愛情一口。

 而你狠咬著我的愛的利齒,我何時能清醒地避開或尋找其他的愛情來救贖我?

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你就賦予了他傷害了你的權利。是的;我明知你會繼續傷害我,我卻還是不願意走。也許是因為那利齒的啃噬中既有切膚的疼痛也有奉獻的快樂,而人們的靈魂一向是最耽溺在矛盾與迷惑之中。

  所以;今晚我還是會說,我愛你,請你繼續傷害我。

蘋果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